當前位置:
【字體: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就醫療救治工作進展情況舉行發布會
日期:2020年02月17日 18:15      中國網

  2月17日15時,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在北京舉行,邀請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政司司長蔣健、科技司司長李昱,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北大一院主任醫師王貴強出席,介紹醫療救治進展情況。

  以下為文字實錄:

  主持人:

  各位媒體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米鋒。歡迎來到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的新聞發布會。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一直牽動著大家的心,廣大醫務工作者和科技工作者,正在為遏制病毒、治愈患者進行忘我工作和刻苦攻關,他們在努力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今天發布會主題是:醫療救治進展和治愈情況。

  我們請來了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女士,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政司司長蔣健女士、科技司司長李昱先生,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孫燕榮女士,北大一院主任醫師王貴強先生,請他們就提高檢測和救治的效率、臨床藥物試驗進展、關心關愛醫務人員等回答媒體提問并介紹健康知識。

  首先,通報一下疫情情況。

  2月16日0時—24時,各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2048例,新增死亡病例105例,其中湖北100例,河南3例,廣東2例。新增疑似病例1563例。當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25例,解除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28179人,重癥病例減少628例。

  截至2月16日24時,據各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現有確診病例57934例,其中重癥病例10644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10844例,累計死亡病例1770例,累計報告確診病例70548例,現有疑似病例7264例。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546016人,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150539人。

  湖北省新增確診病例1933例,其中武漢1690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016例,其中武漢543例;新增死亡病例100例,其中武漢76例;現有確診病例49847例,其中武漢36385例;這里面重癥病例9797例,其中武漢8056例。累計治愈出院病例6639例,其中武漢3458例;累計死亡病例1696例,其中武漢1309例;累計確診病例58182例,其中武漢41152例。新增疑似病例909例,其中武漢338例;現有疑似病例4826例,其中武漢1971例。

  累計收到港澳臺地區通報確診病例87例,其中香港特別行政區57例;澳門特別行政區10例;臺灣地區20例。

  除湖北外,全國新增確診病例115例,新增疑似病例654例,新增死亡病例5例,重癥病例減少29例。新增確診病例總數已連續13天下降,新增死亡病例數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

  以上是疫情情況。

  主持人:

  下面我再通報一個情況,2月16日晚,國家衛生健康委在京舉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座談會。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和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相關成員單位代表約80人參會。

  國家衛生健康委李斌副主任介紹了全國疫情防控情況,表示防控工作取得積極成效,疫情形勢出現積極變化。中國將繼續與國際社會一道,共同應對疫情挑戰,維護全球衛生安全,歡迎聯合考察組就中國和全球疫情防控提出建議。

  科技部、農業農村部、海關總署、林草局、藥監局、中醫藥局等部門代表分別介紹了主管領域防控工作。湖北省政府負責同志通過視頻連線介紹了當地疫情防控情況,省、市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和專業人員參與交流。

  考察組與參會人員就疫情形勢、社區和農村防控、野生動物管理、藥物和疫苗研發進展等進行了充分交流,對中國采取的綜合防控措施和取得的成效給予贊賞,并對中國醫務人員的忘我精神表示敬佩。

  聯合專家考察組將于2月17日赴北京市、廣東省和四川省開展現場考察。以上是通報的情況。

  下面進入今天的現場提問環節,提問前請先通報所在的新聞機構。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國廣記者:根據媒體報道,全國馳援武漢的醫療工作者人數已經有兩萬多人,這些醫護人員分別來自哪些科室?赴武漢的醫護工作人員進行醫療救治需要協同配合,如何完成磨合工作,提高救治效率?謝謝。

  主持人:

  請郭燕紅女士回答這個問題。

  郭燕紅:

  謝謝記者提問。千方百計救治患者是當前疫情防治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特別是對于湖北武漢患者多、重癥多、救治任務非常重,所以我們舉全國之力來支援武漢、支援湖北,能夠完成好患者的救治工作,努力提高收治率、治愈率,降低病死率、降低感染率。從全國馳援支持武漢的力度來看,現在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包括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軍隊系統已經派出3.2萬余名醫務人員來支持湖北武漢,他們主要來自于呼吸、感染、重癥等專業,還有一大批的護理人員的隊伍。針對武漢重癥多的特點,我們投入的重癥專業的醫護力量是最強的,有1.1萬重癥專業醫務人員負責重癥的救治工作。這1.1萬的重癥醫務人員已經接近全國重癥醫務人員資源的10%,但是我們仍然會馳援湖北武漢堅決把救治工作完成好,維護好人民群眾的健康。另外,我們調出的是精銳部隊,是最高層的醫護力量,有三個院士團隊,鐘南山院士、李蘭娟院士、王辰院士,他們一直工作在一線,在復雜危重癥救治當中提出建議,特別是探索了一些新的治療方法和技術,將這些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和技術納入到診療方案當中。目前,我們正在形成第六版診療方案,以指導全國救治工作,提高救治水平。

  此外,調集了全國22個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帶著精銳裝備,能夠幫助武漢提高救治水平。此外還有三個P3移動實驗室,還有檢測人員,來幫助武漢和湖北提高檢測能力、檢測效果,提升診斷的速度。除了武漢以外還有16個地市,針對16個地市我們采用“以省包市”的模式,通過以省包市、責任包干、明確任務、落實落細,聚焦“兩提升、兩下降”。針對16個地市中疫情比較嚴重的黃岡、孝感、荊州采用兩省包一市的方法,舉國家之力幫助湖北、幫助武漢完成好相應的救治任務。謝謝。

  經濟日報社記者:關于新冠肺炎有很多傳言,有些人認為對抗新冠肺炎病毒全靠自身免疫力。我想請教關于新冠肺炎有沒有明確診療方法,是否可以治愈?治愈后是否會復發?

  郭燕紅:

  我們的答案是明確的,這個疾病雖然是新發傳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截至2月16日的最新數據,治愈出院患者大于一萬,還欣喜地看到除湖北以外的全國情況,新確診的病例數已經實現連續13天的下降,這些是非常好的信號,說明我們的防治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通過對治愈出院病人的情況分析,應該說對治愈出院的病人形成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診療策略和診療方法。這些出院病人中大概90%左右是輕癥,10%左右是重癥和危重癥。通過細分,從患者發病到確診的時間段來看,全國平均是4.95天,說明我們縮短診斷時間,及時診療,早診早治,也是提高治愈率的一個非常有效措施。我們對所有病人的治療情況也進行了分析,90%以上的患者都是采用了抗病毒治療、對癥治療,包括呼吸支持、循環支持、提高免疫力等綜合的一系列的診療手段,來加速患者的治愈。另外,我們欣喜地看到,武漢的情況也有很大改變。特別是近期通過早診早治,通過對輕癥病人收治后的連續觀察,可以看到重癥占比從初期的38%已經下降到目前的18%。所以應該說“四早”“四集中”是提高治愈率、收治率,降低感染率和病死率非常有效的措施。這些措施結合臨床當中行之有效的治療方法,我相信我們會總結出一整套提升救治能力、提升治愈率的一系列的經驗和方法。不僅僅供我們國內加強救治工作使用,也為國際上提供有益的寶貴經驗。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剛才您也介紹到現在正在不斷地加大對口醫療支援的力量,現在對于一線醫務工作人員工作任務重、感染風險高、心理壓力大等困難有什么具體措施緩解?對于一線醫務人員輪換方面有什么具體安排?

  郭燕紅:

  首先大家都要為祖國的醫務人員感到自豪和驕傲,他們用自身的行動踐行了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的崇高精神,他們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他們是中國的英雄,也是世界的英雄。所以保障醫務人員的身心健康,是使他們完成好醫療救治工作的一個重要的保障。前不久,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國家衛生健康委、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和財政部《關于改善一線醫務人員工作條件 切實關心醫務人員身心健康的若干措施》,從多個方面為我們的醫務人員提供更好的保障。《通知》當中要求“要營造有利于醫務人員工作的良好環境,要合理安排醫務人員的作息時間,要加強醫務人員的個人防護,要有針對性的開展干預和心理疏導,要加強對醫務人員的人文關懷,還要為我們的醫務人員提供良好的后勤服務。”應該說,通過多措并舉真正為醫護人員服務,為讓他們心無旁鶩地投入到患者救治工作當中提供最大的保障。目前前方的醫務人員確實承擔著非常繁重的工作任務,而且不僅僅工作強度大、感染風險高,他們的心理壓力也非常大。因此我們細化了工作措施,對有關醫務人員的工作安排以及排班輪休等工作進行了細化,希望一線的醫務人員能夠既要完成好患者的救治工作,同時也要最大限度地維護好自身的身心健康。謝謝。

  鳳凰衛視記者:有關藥物研究的一個問題。此前關注到科技部相關負責人發布會上介紹過正在對三種藥物進行臨床試驗,分別是磷酸氯喹、法匹拉韋和瑞德西韋,目前是否有藥物已經表現出明確療效?另外,中醫藥里面是不是有已經驗證比較有效的方劑?

  主持人:

  先請孫燕榮女士回答。

  孫燕榮:

  面對這次疫情的迅速發展,如何提高治愈率一直是科研攻關重中之重的任務,藥物研發這項工作一直遵守老藥新用的攻關思路開展。科研攻關組組織全國科技力量,層層篩選,從幾萬個藥物到幾千,到幾百,到幾十,到幾個,于是,磷酸氯喹這樣一個名副其實的老藥出現在我們面前,也為我們帶來了新的希望。所謂“老”,這個藥是一個抗瘧藥,之前已經做過介紹,已經在臨床上用了70多年,既往的研究已經非常明確提示它不僅僅具有抗瘧作用還有廣譜的抗病毒作用,另外還有免疫調節作用。基于此,面對這一次新的病毒、新的疫情,面對一種新的疾病,不僅僅要看藥物的體外作用,同時一定要通過臨床進行有效評價,才能確定這個藥是不是真的可以有新用。我們組織北京、廣東和湖南幾省十余家醫院聯合開展關于磷酸氯喹對于新冠肺炎治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評價。在臨床上,我們非常確定地看到了療效,無論從重癥化率、退熱現象還是肺部的影像好轉時間、病毒核酸的轉陰時間和轉陰率,以及縮短病程等一系列指標,進行系統地、綜合研判,用藥組優于對照組。舉一個例子,北京一位病人54歲發病第4天住進醫院,服藥一周后核酸轉陰,所有指標全部向好,達到解除隔離和出院標準。

  另外,藥物安全性方面也是我們極為關注的。100余例的用藥患者中至今沒有發現和藥物相關的、明顯的嚴重不良反應。基于以上的研究結果,2月15日,由科技部、衛生健康委、藥監局等科研攻關組的主要成員單位共同在北京組織召開了一次視頻專家會,這次會議的專家組組長是由鐘南山院士擔任,若干位藥物研發和臨床專家參與專家論證,共同研判磷酸氯喹對于新冠肺炎的療效。專家組經過認真、細致地研討最后達成一致意見,認為“該藥是一個上市多年的老藥,用于廣泛人群治療的安全性是可控的。基于前期臨床機構所開展的研究結果,可以明確磷酸氯喹治療新冠肺炎具有一定療效。”基于當前臨床救治的迫切需求,專家一致推薦“應當盡快將磷酸氯喹納入到新一版的診療指南,擴大臨床試用范圍”。因此我們期待用老藥新用這樣的思路,盡快讓70年新用的老藥在這次抗擊疫情中發揮更新更好的作用。

  同時我還想介紹一點,在這次抗擊疫情的科研攻關過程中,科研攻關組高度重視中醫藥的作用,我們會同中醫藥局在應急項目中積極、系統地布局中醫藥相關的科研攻關工作,由張伯禮、黃璐琪院士分別領銜的科研工作正在有序推進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下面我們也非常希望能夠聽到李昱司長的介紹。

  李昱:

  疫情發生以后,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的統籌安排下,我局迅速啟動了“中醫藥防治2019-新冠病毒的研究”“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兩個應急專項,這兩個專項分別由黃璐琦院士、張伯禮院士牽頭掛帥,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北京地壇醫院和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開展相關的臨床研究工作。中國中醫科學院、天津中醫藥大學等單位相繼開展了有關中藥藥物篩選的臨床科研工作,項目進展平穩推進。

  與此同時,我局以臨床“急用、實用、效用”為導向,于1月27日啟動了“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劑臨床篩選研究”工作。對山西、河北、黑龍江、陜西四省使用中藥復方“清肺排毒湯”治療新冠肺炎的臨床療效進行臨床觀察和數據分析。在取得214例臨床有效數據的情況下,2月6日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文向全國推薦使用清肺排毒湯。目前,已經有10個省57個定點醫療機構的701例使用清肺排毒湯的確診病例納入觀察,其中有130例治愈出院,51例癥狀消失,268例癥狀改善,212例癥狀平穩沒有加重。對有詳細病例信息的351例病例分析統計,在服用清肺排毒湯之前,有112例體溫超過37.3℃,服藥一天以后有51.8%的患者體溫恢復正常;服藥六天后,有94.6%的患者體溫恢復正常;有214例患者伴有咳嗽癥狀,服藥1天以后,46.7%的患者咳嗽癥狀消失;服用6天以后80.6%的患者咳嗽癥狀消失。同時對其他癥狀,如乏力、納差、咽痛等也有明顯的療效。在這351例患者中,所有的輕型、普通型患者沒有一例轉為重型或者危重型;22例重癥患者中有3例治愈出院,8例轉為普通型;共有46例治愈出院。以上數據也顯示清肺排毒湯對治療新冠肺炎具有良好的臨床療效和救治前景,這也增添了我們戰勝疫情的信心和決心。

  各地在開展救治的同時也積極開展了相關的臨床科研工作,推出了一些有效的方劑和方藥。比如廣州八院推出的“肺炎一號方”也取得了良好的臨床療效。

  湖南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記者:最近媒體報道,有專家表示目前核酸試劑的質量并不穩定,陽性檢出率30%到50%,剛才郭專員也說要早診早治,面對這樣的情況,要怎樣加強臨床診斷,有沒有什么其他的檢測方法可以幫助確診?比如大家所說的肺部CT和血常規之類。謝謝。

  王貴強: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首先核酸檢測本身的穩定性是很好的。出現一些所謂檢不出的情況或者假陰性的情況,主要原因是任何檢測方法都有一個敏感性的問題。從病程方面,可能是病毒量很少,在上呼吸道可能檢測不出來,當然還有取樣方法問題,比如現在強調咽拭子,當然我們鼓勵痰的標本或者下呼吸道的一些肺泡灌洗液,它的診斷陽性率會大幅度遞增。目前核酸檢測是確診新冠肺炎的“金標準”,只有通過核酸檢測陽性才能確診。衛健委目前也在聯合攻關提高檢測的敏感性和特異性。

  剛才你提到我們對于新冠肺炎感染的診斷,結合臨床和影像學診斷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提出臨床診斷的概念,通過臨床表現,在沒有病原的情況下可以啟動對這個病的管理和治療,通過臨床診斷使患者得到隔離和及時救治,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避免進一步傳播。現在,臨床上我們強化綜合診斷能力的提升。

  還有一個方面,現在還在做一些研究,比如抗原檢測、抗體檢測,現在科技部也開展了攻關項目,對臨床的病人采用抗原抗體檢測,相信這些新方法的使用會進一步提高新冠肺炎診斷的特異性和敏感性,使病人更得到有效、更及時的診斷和救治。謝謝。

  新華社記者:關于特異血漿治療的一個問題,在2月13號的時候,中國生物表示已經用康復者血漿臨床治療11例危重病人, 治療效果顯著。想問一下,康復者恢復期血漿治療基于什么樣的原理?什么樣的人可以捐贈特異血漿?目前這種治療方法上有什么預期呢?

  孫燕榮:

  重癥患者現在還有一萬余例,牽動每個人的心。科研攻關工作也將重癥患者的救治作為重中之重的突出任務,現在臨床上迫切急需有效的治療手段以降低重癥患者的病死率。恢復期血漿治療這是一項古老而又創新的急救措施之一,在近十幾 年的突發傳染病中得到應用。科研攻關組在1月22日緊急設立的第一批科研應急項目中,就將恢復期血漿的制備工作納入到立項支持,對這項技術所取得的研究進展在上一次新聞發布會中已經作了簡要介紹。我們關注到大家非常關心這項科研工作。正 如您所了解的信息,中國生物是我們應急專項的承擔單位,中國生物承擔科技的應急專項之后,緊急在武漢啟動部署,2月1日 采集到第一份恢復期患者血漿,2月9日第一位重癥患者在武漢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接受了治療,在接下來的一周有10位患者陸續接受治療。據我們了解,現在治療的患者中有1位已經出院,1位已經可以下地行走,余下的幾位患者都在康復期間,我們也會密切關注臨床進展。科研攻關組還會對恢復期血漿治療手段進行預期療效和風險評估,我們也會及時跟蹤、及時研判。

  當前,對于重癥治療,臨床研究顯示恢復期血漿具有安全性和一定療效,這是一項牽動全社會的系統工程,需要政府、醫院 、企業、醫務人員、康復者協同配合才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發揮救治重癥患者的最大效果。科技部也將和衛健委通力協作,大力推動這項工作能夠在臨床上廣泛應用。在這里,我想借助這個機會由衷地感謝第一位獻出300毫升血漿的女士,我們由衷地感謝所有獻出血漿的康復者,因為他們的付出為重癥患者臨床救治提供了有力的武器,也是因為他們的付出,為正在生命線上掙 扎的重癥患者帶來了新的希望。目前,治愈患者已經超過1萬,但是我們還要記住,重癥患者仍然有1萬余位,而治愈患者的1 萬是他們的希望。在此我們呼吁能夠在全社會開展“千人獻漿救千人”的行動,希望能夠讓更多的康復者伸出手臂,捐獻血漿 ,能夠讓愛心接力、讓生命接續,只要全社會共同努力,一定能戰勝疫情。

  郭燕紅:

  康復者恢復期血漿治療是對重癥、危重癥非常有效的重要手段。在診療方案第五版當中已經將康復者恢復期血漿的治療方法納入其中,在即將修訂形成的第六版的方案中,我們還將細化相關內容。康復者恢復期血漿治療,其實就是利用康復者血漿中一定滴度的病毒特異性抗體來降低患者體內病毒含量,從而達到治療預期。目前,臨床當中通過現有病例的治療已經顯現出了很好的療效。對于恢復期血漿,從它的采集、制備、貯存到臨床應用都有嚴格質量控制要求,同時我們指導各地成立省級專家組對恢復期血漿的采集和患者治療工作進行全程的質量控制,既要保障獻血者的健康,也要保障好重癥和危重癥患者的安全。截至目前,我們已經有1萬多名的治愈出院的患者,也為我們更好地利用好康復者血漿治療重癥和危重癥提供了一個有利條件。我呼吁治愈出院的患者能夠獻出自己的血漿,給重癥和危重癥患者帶來希望。謝謝。

  健康報記者:近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進一步做好新冠肺炎重癥和危重癥的救治工作的通知》,目前來看,大家非常重視重癥、危重癥患者,目前主要的有效的治療方法有哪些?這個《通知》對于指導治療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王貴強:

  首先謝謝記者的提問,感謝你關注到新的重癥、危重癥指南的出臺。目前新冠肺炎的救治中,重癥、危重癥的救治是重中之重,也是降低病死率的關鍵。

  疫情發生以來國家衛健委派出國家級專家組,感染、呼吸、重癥等多學科專家在一線對新冠肺炎感染病人進行救治,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了很多的經驗。為了進一步降低病死率,規范重癥和危重癥病人的治療,衛健委組織專家制定了重癥和危重癥診療規范。首先是通過專家的討論形成共識,把一些新的、可行的方法納入到診療方案里。有幾個方面,首先,強調重癥和危重癥病人支持對癥的治療,這是基礎的、也是很關鍵的治療。肺炎是一個低氧血癥,所以有效氧療是最重要的一個手段,通過氧療或者呼吸機的治療,使患者的血氧改善以后,最重要臟器的維護是至關重要的。第二方面,規范和細化了如何進行氧療,如何上呼吸機,使基層更好的執行氧療方案。第三方面,對重癥病人探索了臨床預警指標。我們知道早期干預是降低病死率的最關鍵因素,這一版指南里將早期的臨床預警指標列出來供臨床醫生參考,以便及早進行干預。我們強調“治未重”,不等病人加重就早期干預,降低病死率。指南里也增加了新療法,包括恢復期血漿治療,恢復期血漿治療在重癥、危重癥治療中取得了療效,所以也加入了新一版指南中。希望通過修訂后的指南能夠指導大家合理、規范地救治重癥、危重癥患者,進一步降低病死率。隨著經驗的逐步積累,新療法的出現,我們還會及時更新指南來指導大家臨床實踐。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剛才說到藥物研發,也提到中藥,我們關注到很多地方在這次疫情防控階段都用到中醫藥方法救治病患,包括很多中醫大夫前往湖北馳援。能不能介紹一下這次疫情防控中中醫藥在救治方面的一些具體情況。謝謝。

  蔣健:

  首先感謝這位記者對中醫藥的關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作為聯防聯控機制的成員單位,迅速反應、全面參與,第一時間推薦了包括國醫大師、院士在內的8位專家加入到全國醫療救治專家組。同時派出了專家組的部分專家前往武漢,深入一線了解病情、診查患者、總結規律,指導當地的中醫辯證治療。在此基礎上,經過認真地總結臨床救治經驗,同時參考各省的診療方案和臨床救治經驗,經過不斷地優化調整,形成了覆蓋疾病全過程的中醫治療方案,納入了與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印發的診療方案。這些專家一直戰斗在第一線,一直在一線救治患者。

  同時,各地中醫藥主管部門按照統一部署,積極組織中醫藥精銳力量馳援武漢。據統計,截至目前,一共有28個省(市、區)630多家中醫醫院已派出3100多名醫務人員支援湖北。我局派出了由張伯禮、黃璐琦、仝小林三位院士領銜的專家團隊和四批國家中醫醫療隊共588人到武漢,分別入駐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武漢金銀潭醫院、江夏方艙醫院和雷神山醫院開展救治工作。此外,各地中醫機構也都積極參與救治工作,所有省份的省級專家組中都有中醫專家參與,而且26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單獨設立了省級中醫藥專家組。各地在救治中積累了很多符合當地實際、有效的治療方法和經驗。

  此前,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印發了《關于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等傳染病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醫協作機制的通知》,要求各地建立健全中西醫協作機制,強化中西醫聯合會診制度,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診療的全過程。截至今天,全國中醫藥參與救治的確診病例共計60107例,占比為85.20%。其中,湖北中醫藥參與治療情況在湖北省新聞發布會上已由我局專家向大家作了比較詳細的介紹,湖北以外的地區中醫藥參與治療確診病例的治愈出院和癥狀改善占87%。

  接下來,我局將會同衛生健康部門進一步推進各地深化中西醫協作機制,不斷探索總結推廣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有效方法,最大程度提高治愈率、降低病死率。謝謝。

  中國教育電視臺記者:日前有前方醫務人員表示新冠肺炎實際是一種自限性疾病,我們對這一觀點是否認可,是不是和流感一樣,是不是輕癥患者在家休息一周就好了。謝謝。

  王貴強:

  首先自限性疾病是感染疾病和一些疾病共用的一種表述,這種表述是指不需要特殊干預,不需要特殊的病因治療,最終病人可以自愈。但是自愈不等于不需要治療。新冠病毒從病毒學角度不需要強化抗病毒治療,有一部分患者通過自身比較強的免疫可以把病毒有效地清除,不會變成慢性。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有一部分輕癥患者通過一般的支持對癥治療和中藥清熱解毒的治療就可以痊愈。但是我們要強調自限性疾病不等于不需要治療,尤其是新冠肺炎,傳染病很強,所有確診病例都需要在醫療機構或者像武漢地區方艙這樣的機構進行觀察照護,一方面隔離阻斷傳播的風險,另一方面觀察病情避免病情的惡化,該病病情進展突然,確實有少部分的輕癥病例有突然進展,進入重型、危重型,甚至危及生命。所以我們強調,新冠肺炎病毒感染一定要積極到醫院進行救治,不要由于它自限性疾病的特點而延誤治療時機。希望媒體不要過度解讀自限性疾病不需要治療的觀念,對于新冠肺炎我們要強調及時到醫院診斷和治療。謝謝。

  主持人:

  最后兩個問題。

  中國醫學論壇報記者:剛才王貴強教授提到有效氧療是重癥患者的重要治療手段,我們在第五版診療方案中看到,將呼吸支持部分進行了擴充和完善,從一般的氧療、高流量吸氧到無創通氣、有創通氣,以及挽救治療,而且對從低到高級的呼吸支持進行了分類,詳細描述了這種呼吸支持逐級遞增的考慮條件,請問這種分級分類的呼吸支持對于輕癥和重癥患者有什么意義?

  王貴強:

  謝謝提問。首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累及肺臟,肺臟是氧氣交換的重要器官,它出現炎癥損失,氧氣交換受阻,導致肌體缺氧,缺氧會造成一系列的臟器損害,包括重要的心腦腎感等等這些重要的臟器會出現功能失調,甚至功能衰竭,導致病人的死亡。所以氧氣治療是至關重要的手段,,無論是輕型病例還是重型病例,早期的氧療都可以大大降低病情惡化的風險。我們這一版指南中,對不同程度的乏氧狀態給予不同的辦法,有的只是一般的吸氧,有的需要面罩吸氧,有的需要上無創呼吸機,甚至需要上有創呼吸機,所以我們是根據病情的輕重以及缺氧程度進行分層救治。剛才也提到輕型病例,比較輕癥的不需要氧療就可能緩解了,最后痊愈了。對于重癥病人一定要進行系統、規范的氧氣療法,只有這樣才可以阻斷病情進一步發展。

  剛才提到重癥、危重癥的診療方案中進一步細化了氧療具體方法,目標是指導一線醫生規范地進行氧療,合理救治,通過綜合救治進一步降低病死率。謝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剛才提到方艙醫院,據了解現在已經有患者出院,我想問出院標準是什么?康復者出院后在社區的防控防疫方面需要做哪些工作?

  王貴強:

  方艙醫院對輕癥病例進行收治,一方面解決了傳染源隔離的問題,另一方面解決了對這部分病人的治療問題。剛才提到輕癥病例可能不需要特別干預,一般的支持治療,可以用中藥清熱解毒等等,方艙醫院里系統使用了中醫中藥治療,能夠使病人的病情得到有效緩解。方艙醫院所有病人都是確診病例,所以出院標準和其他患者是一樣的,根據第五版指南規定,需要兩次核酸檢測陰性才能出院,出院后也要進行居家管理,至少兩周時間居家進行相對系統的觀察,社區層面還要給予居家指導。同時建議兩到四周后回醫院進行復查,如果有病情變化及時到醫院救治。盡管輕癥病例總體病愈后很好,但是極個別的可能有病情變化,我們希望通過系統診療照護,能夠使病人及時得到治療并康復。謝謝。

  主持人:

  今天的現場答問就到這里,接下來請王貴強先生介紹健康知識。

  王貴強:

  這里有網友提到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剛才大家提到的恢復期血漿的問題。網友提到現在采集治愈患者的恢復期血漿用于重癥患者的治療,患者剛剛痊愈身體比較虛弱的時候采集血漿會不會影響健康?

  首先只要病人恢復了,達到了出院隔離的標準就可以采集血漿。血漿采集是單采漿的手段,把血漿取出來,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等回輸回去,這種血漿采200到300毫升以后,病人一兩周以后血漿就完全恢復到原來的情況,對肌體傷害是很小的,大家不要太多顧慮。恢復期血漿可以救治重癥、危重癥患者,希望各位恢復期的病人積極貢獻血漿,為救治重癥患者,降低病死率做一份貢獻。

  第二個問題采集血漿和平時獻血有什么區別?

  一是對象不同,只有新冠病毒感染后痊愈的恢復期病人才能作為供血者,只有這樣的病人血漿里才有綜合抗體,可以達到有效治療新冠病毒感染的作用。

  二是僅采血漿,不采全血。一般獻血都是采全血,有紅細胞、血小板,然后進行分層以后,臨床使用的時候,或者用血漿,或者用血小板,或者用紅細胞,是成份輸血的方式,這次只要血漿,其他的還給病人回輸回去。

  三是除了要做常規檢測外還要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常規檢測都要做,比如乙肝、丙肝等傳染病指標的檢測,避免輸血的交叉感染。同時有條件的單位要檢測新冠病毒的抗體,綜合抗體滴度越高,救治效果更好,這是有所區別的。還有一個是做核酸,要檢測病毒核酸,必須是陰性的,當然治愈后的病人都是陰性的,但是獻血之前還要進行檢測,保證沒有新冠病毒感染的情況才能獻血。其他的都和一般的獻血就沒有什么區別了。

  主持人:

  謝謝王貴強先生的介紹,剛才介紹了采取血漿的相關知識,我們看到不斷有新冠肺炎治愈出院的患者在自愿捐獻血漿,有的尚未完全康復,已經預約報名。我們看到,更多康復者正在參與血漿捐獻的愛心接力中。病毒無情,人有情,他們的義舉是在讓愛傳遞,為生命賦能,感謝捐獻者的愛心,你們將為更多的危重患者帶來生的希望。

  通過今天發布會的介紹,我們了解到醫務工作人員懸壺入荊楚,白衣做戰袍;科技工作者努力爭朝夕,不敢遲分秒。他們都在與時間賽跑,在與疫情競速,在與病毒搏斗,在為生命抗爭。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努力給予了患者有力幫助和巨大信心,現在已經有一萬多名患者治愈出院,我們也期待更多患者早日康復。

  明天我們將在同一時間繼續舉行新聞發布會,歡迎大家把問題提前留給我們,歡迎大家繼續關注,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來源:中國網文字實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